您现在的位置:网页怎么进万博 >校友之家>校友感言>正文内容

校友感言

回广附吃鸡翅去!

来源:齐沫作者:齐沫发布时间:2011年10月30日 浏览次数: [字体: ]

齐沫,高中3年就读于广州大学附属中学,07届毕业生,80后。在校期间出版长篇武侠小说《御坏•残花不败》。在《少年文摘》、《红树林》、《中华诗选》等国内杂志报刊发表作品多篇。目前就读于广州大学,期间曾在花城出版社、南方日报实习。

回广附吃鸡翅去!

    已经三年多了,离开广附的时间。窗台上依旧放着蓝色封面的毕业纪念册,木盒子里依然躺放着校运会时曾制作的印有班主任头像的徽章,书桌下的储物盒中还保留着高三时的复习笔记与书本,每次坐在书桌前,看书时,抑或玩电脑时,或者打字时……比如现在,就这么把脚踏上去,舒适地以各种姿态坐着。即使这样,即使到处都是高中、广附的标签物,但它们就是无声无息,没有一点声响,没有一点动静,没有在夜深时出来活动捣乱发出声息吸引过我的注意。总之,属于旧时光的它们,不合时宜又理所当然地呆在我的身旁,而现在的我,很少看他们一眼倒是真的。
但这又怎么样呢。哪怕每天经过它们时很少会看上一眼,很少会思考其中的意义,很少会勾起什么回忆,但只要我轻轻一想,回忆就像一个极其有效的勾子,能迅速扯出所有的感受。我能准确无误地说出它们的位置,而也是我,选择了它们一直呆在这个位置上。我不让它们离开我。似乎就像不想让我的高中离开我,不想让广附离开我。
    因为它们意味着太多。
    每天有不计其数的生活细节攀附在我们的脑神经中,像衣服沾染灰尘一般简单。过去了三年时光,足以让我怯于向谁拍胸口保证我能确切记住高中的一切。那个同学在课间说过的话,这个同学在上课时打过的眼色,或者体育课上跑完步拍着小腿的轻轻的“砰砰”声。这些,都在记忆中慢慢模糊了边缘,成为了更多是“印象”的那么一种东西。可就是这些印象,最是让人回味!
    高中时候的我们,充满着无法安耽的激情——什么都激动,什么都不平。为了细碎的小事斤斤计较,这些我都记得。比如哪一次考试老师扣错分啦,哪怕一分或者零点五分,怎么可以,这可不行呀,发现了,连忙跑上去找理论。看见朋友手机铃声在课间响起,被老师训斥,大无畏地就帮朋友顶撞老师。老师堂上说了不准的口音,便肆无忌惮地大笑。还在要交的作文旁,写下支持喜爱明星的话语。
    那时我们什么都不怕,我们也不知道该怕什么。我们每天都做梦,每天都轻狂、自以为是,以为自己是宇宙中心,不知天高地厚,所思所想正如萨冈说的“想法很时髦,但没有价值”。但这些都不为过,最起码在那时。年轻的好处,就是在没有看清这个世界之前,做率性的事,有荒唐有可笑,但无悔。
    最让我怀念的一定是高三,没有人能否认,我们一定还会记得当时那股席卷全身心的力量,仿佛带有宇宙奥秘,逼近我们,逼我们开始沉重。广附与许多学校一样,到了高三,周六必须得补课。我们的书桌每天都被书喂得肚满胃塞,而脚边的储物盒也随高考时间的推近而不断增多。但广附的学生又着实充满了自娱自乐的精神。在那么繁忙而压力庞大的时候,绝少见人因此看上去压抑恍惚,我们似乎总能想到不同的乐子,忙里偷闲。在课间,大家会拿出毽子,在走廊或下到操场去踢玩,四处都是“嗒嗒嗒”轻盈的声音。而学校旁边的便利店也成了大家减压的功臣。大家会买一堆的小零食,饼干啦,鱿鱼丝啦,糖果啦,酸奶啦,堆在脚下的储物箱或书桌中,完全无视高三书本的威严,硬把它们和这些杂七杂八不务正业的零食堆在一起,逼它们拥抱与相爱。中午的时候,女生们会买些文学杂志或者娱乐八卦,认真快乐地看着,而男生们则聚在一起聊天玩手机。偶尔,我们还会溜出去逛逛街。
    这么一看,大家一定觉得,哎呀,这班家伙一定是不务正业学习态度散漫了!真的是要对大家摆手摇头一番才行。我们广附人只是懂得忙里偷闲而已,并不比他人短一分的刻苦与辛勤。高三的时候,每个班的课室讲台上方都会贴有自我鼓劲的大标语,每次看着属于自己班的奋斗口号,就能感受到浓郁的上进气息扑面而来。课室中还由班费提供报纸,每天看报纸成了大家你争我抢的事,这也是老师们的心意,毕竟政治考试需要了解许多时事。同桌和自己会在桌面上写下自我鼓励,加油的话语(现在看来倒是有点破坏公物的嫌疑,自首是否还来得及?)。总之我们用各种各样的方式让自己不要紧张过头,又用各种各样的方式告诉自己:给我紧张起来!真是非常有趣。
    高三的晚自习最是让人回味。每天下课后,我们要不就赶紧出校门在旁边吃点盒饭,要不就等父母将爱心饭菜送来学校。我们吃完正餐就去吃附近的牛杂,然后逛逛文具店,买买盗版CD,最后为了不让夜晚的学习过于枯燥压抑,我们还会乐不可支地将装有许多零食的塑料袋一晃一晃地柃回课室。(这么看来,当时没有暴肥,也算是小小的一奇迹了。)
    也就是在这段拼命吃拼命学的期间,我得了一个绰号:小鸡翅。因为我每次带回来晚修的东西中,一定离不开鸡翅。每当晚修课间休息时,大家就如喘了一口大气般纷纷涌出走廊,趴在走廊边上,彼此倾诉学习进度与心理烦恼。“哎呀呀,你看完那本书了吗?真好呢……”羡慕而又嫉妒的声音。“那题做了好久都解不出来,我是废物吗!”就要哭出来了。“喂,陪我上厕所吧!”又或者是这类声音。总之,无数的声音开始在这晚自习课间休息的时分慢慢地溢出走廊,叹气也好惊叫也好哭泣也好,像水分一样弥漫,然后蒸发在夜晚的空气中。
    而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拿着我的鸡翅,和朋友一起站在走廊,看着走廊面对着的空旷深沉的操场。那真是个神奇的时刻。我敢说我直到今日也无法忘记那时的感受。天幕阴沉,合拢在操场上方,静谧的操场开阔沉寂,耳边是细碎的脚步声、人语声,微微抬起头,就可以看见有月亮,不是很圆,但特美,没多少星星,但不要紧。总之,当时就会由衷地产生一种矛盾的情感:我不想离开这个地方。广附好美。
    哪怕现在再忙再累,哪怕每节课后课室全是黑压压趴倒困倦的同学,哪怕每天面对成堆的书本,哪怕晚上要九、十点才能回到家。我那时就是觉得,我真的爱广附。
爱这夜幕浓深中安静得仿佛什么都知道什么都能理解的善解人意的操场,爱这正当空稳稳妥妥陪伴我们每晚的月亮,爱这些自修时一起努力一起奋斗的同学、我的同伴们,爱我手中这块比任何时候都好吃的鸡翅。
    休息过后,大家又投入到现实中,翻书,撑头,转笔,写字……讲台上坐堂答疑的老师,安静地一会看看我们,一会看看教学资料。此刻的静,与适才在走廊上的静,却是截然不同了。
    另外不得不提的是,我们一向感谢广附的教学设备。广附的教学环境是十分先进且优质的,投影仪,优质实验室,体育馆,游泳池,大操场……这些是必不可少的啦。但最令同学们快乐的,莫属每间课室的空调了,这也是为什么当年高考时听说能在本校考试,大家都快乐无比的原因。夏日的时候,汗津津的同学赶回课室一屁股坐下时,风扇根本就不管用的嘛,这时候那无比清凉的风从空调那悠悠地吹过来时,真是精神一振。但要注意别感冒。也不得不提我们的食堂。哪怕到了今天,我仍会听见以前的同学说:好想念广附的萝卜糕啊,好想念广附的春卷啊,好想念广附的鸡翅啊……真的是非常好吃。算了,不要再提,实在是想吃了。
    学校当然离不开老师,我们的老师也成为了我们长久至今的谈资,除了他们的专业外,他们的口头禅、口音等,都不可避免使我们津津乐道。比如有个老师总爱将练习书“同步”读成“臀部”,经常会说:“把你们的‘臀部’拿出来,现在要检查‘臀部’!”有的老师会说:“后天检查作业,没带的赶出去,带了没做的赶出去,做了没带的赶出去,没做完的赶出去……”有的老师会不厌其烦的解释单选题多选题的答法:“单选题有四个选项,ABCD,你只能选一个,选四个是错的,你也不能选三个,选两个也不行,比如你选A,你就不要选AB,ABC也不行……”还有老师会说:“不得了啦,这道题,一不小心,最低就是满分!”老师们,现在我也有话想对你们说,我想对你们说声,谢谢你们。
当然,说了那么多,当时身处其中的我们,自然是有很苦恼而讨厌学校的时候的。比如当时的广附特色,高三学生下午放学后要集体跑步。当时真是辛苦,锻炼也好增强体质也好,都是不在乎的,只想不要跑而已。但现在回想,却是我们都很难忘的记忆。每个班排好队伍,喊着自己班上的口号,大声地用力地宣泄出来,给自己打劲,给自己壮气力,是一辈子也难忘的啊。还有高三时的高考动员大会,大家大声喊着我们的誓词,多酣畅淋漓!那些曾经被我们嫌弃过的,讨厌过的事,每一件都让现在的我们提起就脸带笑容。
    是的,再一次也好。请再一次检查我的发型与书包是否达标,请再一次对我说上课不要讲话与睡觉,请再一次拖一次堂,请再一次在体育课上让我们蛙跳得小腿酸痛无法上课起立,请再一次因为没到开学时间而让我等在学校大门护拦外,请再一次错扣我0.5分,请再一次让我吃着鸡翅站在广附教学楼傍晚有风凉爽的走廊上,面对操场,看着月亮,心情仿佛站在海边般宁静。
    虽然离开只有三年,但确实是长大了,那时的青春提一次远一寸,那些咬啮性的小烦恼,那操场日落时一径的橘红,那球场上充实有力的拍球声,羽毛球盈盈于空,排球啪啪有力,乒乓球发出扩大了水滴坠落般的声响,校道上的树随风发出的沙沙声……总有一些东西保留下来,沉潜在我们体中,某一时刻就会如波涛轻轻摇摆,发出温馨的声响。哪怕我们平日不去注意,不去触碰。
    也怀念在广附的三年,特别那日夜苦读的高三,生活如同机械运转,人人具有金属意志,再闲暇也无法彻底虚无无着落,如敞开的窗也总有景色闯入一般。学习就如冬夜落雪般是件顺理成章的事,而我们一本正经地傻忙着,驯养着“高考”这头小兽。但在那时,我们有目标,有激情,我们6点多起床,傍晚回家,我们不耽搁分秒,我们把握生命。梦想如被火车擦热的铁轨充满金属光泽,而我们每天充实地奔跑在自己的轨道上……
    广附,如它的校徽一样,绝对是一所能让你梦想起航的学校,这里的老师,可能有时候唠叨,说话举止也有些好笑,但他们关心你任何细小的事,并发自内心爱我们。这里的同学,安静发奋时大家能凝聚成一片强而有力的磁场,休息时,又能共享融融之乐。
    一个诗人说过,往平静的湖面投入一颗卵石,于是,“无论那波纹如何扩散或消逝,都是从这里开始的”。都是从这里开始的,我的成长,我的改变,我的梦,我的一切,都是从广附开始的。广附刚刚举办完它60周年的校庆,但它的时间与我们的尺度不同,它还年轻,它将越来越年轻。
    如果有机会,一起回广附吃鸡翅去吧!我幼稚地相信,因为无数个在广附吃鸡翅的晚上,我得以更好的飞翔。谢谢广附,谢谢老师,谢谢现在依旧被我踩在脚下的装在箱中的高中书本。永远感谢,永不再见。我会永远记住我是广附人,也会永远记住扬帆进取的广附精神。

[添加收藏]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分享到: 更多